真实的日寇

[日寇占领北平是什么时候呢?日寇占领北平是什]
从国际上说,锦州所在的北宁线铁路属于英国资产,日本方面很担心攻占锦州引发国际冲突,从国内上说,关东军“下克上”的一意孤行固然有一些下层官佐的支持,但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包括日本国内政坛,都有很强烈的声音认为这种做法属于“叛逆”,那时,日本的军部势力尚未膨胀到无法克制的地步,十月,大川周明等发动的兵变并未成功。
沈阳失守后,张学良将东北军政机关搬到锦州,日军深感威胁。为此,10月18日,关东军试图进军锦州,驱逐张学良,然而,日军参谋本部连续下达四次命令,坚决命令关东军回军,甚至最后一次用了和“奉敕”相同的命令级别。
以东北的人心,张的抵抗会引发怎样的反映可想而知。李顿调查团在日军占领的东北进行调查,东北的同胞于日军暴虐之下,依然坚决的给于对中国强烈的支持?这个代价是怎样的沉重,看看马占山派去和李顿调查团联络的人员怎样先后被残杀就可以知道了。
实际上,当时投入长城抗战并稳定古北口战线的十七军,装备人员数量都并不比东北军好,所能够顽强抵抗的资本,无非是有真正抵抗的决心。锦州弃守,对东北军心理上的打击是巨大的。三千万父老,百万疆土,对自己在这块生我养我土地上最后的据点,几十万大军一枪不发的离去,少帅,不能不让人想起彭德怀那句名言:“仔卖爷田不心疼”。
锦州有东北军的东大营,物资,指挥机关齐全,锦州所在后方为山海关,前方为狭长的锦西谷地,山地可以提供较好的地障,而日军兵力难以展开,后勤补给线也暴露在周围抵抗力量的包围中。这个仗,怎么看怎么可以打一下。
当军阀也要懂得保卫自己的地盘呢,比如阎锡山。人必自助而后天助之,自己不敢打,完全指望别人,十九怪不得别人不出力。锦州的张学良部,是东北各地抵抗力量,特别是黑龙江马占山的精神支柱,随着张学良从锦州不战而退,影响是惨痛的。
同时,东北的人心,也陷入失望和低沉,不复有抵抗的意志。其次,关东军越发猖獗,在日本政府中,由于占领东三省意料不到的顺利,激发了日本强硬路线的疯狂。日本人的性格,是最初投入的时候“高抬脚,轻落足”,所以今天投资机会上往往落后他国,但是一旦成功,就会进入一种癫狂的兴奋状态,不顾一切的蛮干。
甲午战争,珍珠港,无一不是如此。假如换了熟悉日本情况的蒋百里等人物指挥东北局面,断不会如少帅一样让日本人疯起来,对日本人无原则的让步,只会让他失去理智。说起来,少帅口上抗日的举动很多,具体怎样抗,还未免稚嫩。
九一八事变,可以归结为缺乏经验的张学良在仓促间不能良好判断局面,但是锦州完全不同,锦州问题上没有猝不及防的问题,应该说反映了张学良和东北军高级将领的能力和认识存在局限。试问,如果张学良没有易帜,日本人打你东三省你抵抗不抵抗?从九一八到锦州失守几个月的时间,东北军没有规复沈阳或者和日军对抗的军事行动,尚可以解释为对自己的力量不足感到担心,或者静候国联处理的诚意,然而,主动放弃锦州,就完全的反映了张对和日军对抗的畏难,甚至没有“打打看”的勇气。
哪怕是象征性的打一下。张学良曾经解释不愿意在锦州打的原因,一个是没有中央支持,怕打不赢;一个是不愿意部下白白牺牲。还是那句话,你是东北的主人,人家抢你的东北你自己都不着急,能指望中央着急吗?不愿意白白牺牲部下,马占山是不是你的部下?唐聚五呢?邓铁梅呢?要是老帅张作霖在,就算丢了沈阳,也绝不会放弃锦州吧。
1932年1月,张学良弃守锦州,3月,满洲国就出炉了。从此,日本军国主义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直到1945年把日本也带入灭顶之灾。同时,这次无原则的弃守,也大大的在东北军内部提升了畏日,动摇的情绪,以至于伺候的热河战役中,东北军各部全无战心,争先逃跑,即便是王以哲这样的精锐和坚决抗日少壮派,在长城战役中,都因为再三催促中央军接防而成为十七军的笑柄。
关东军虽然初步得手,其实东北局势最少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时东北的中国军事力量,按照日军分析为:黑龙江省正规军一万五千,准军事部队一万八千,吉林军五万五千(其中熙洽率领的主力已经投降,尚有多少属于反日力量不明),锦州的辽宁军十九万五千,是东北军的主力。
当时的东北军是否全不能战?应该说不是这样,张学良的东北军此后在内战,外战中颇有战斗力,其装备训练也并不差,因为此后的东北军失去自己的基地,其战斗力应该呈现递减趋势。以其兵力,如果作战开始,即便不投入全力,至少不会比马占山部队更差。
看日本史料,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内部有强硬派,也有对东北军颇为忌惮的保守派,即便是军中,权力最高的参谋本部也倾向保守的。分析一下,九一八以后,其实局面并不是完全不可控制,完整的黑省还在马占山手中(锦州失守时,马虽然已经放弃齐齐哈尔,依然在海伦重建黑省政府,顽强抵抗),吉林虽然熙洽投降了,但是丁超等部依然相当有力量,特别是东北军主力还在辽南的锦州,辽左一带反日运动蜂起,即便是沈阳,藏式毅被囚禁也五十余日顽强不屈,即便是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这样的大汉奸,当时也在首鼠两端?他和日,张同时联络,显然在观察时机,以便决定自己的动向。
东北的问题,不能怪蒋介石!1932年1月3日,日军未发一枪,占领九一八之后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和辽宁省政府所在地锦州,张学良部不战撤入关内,窃以为,这是张学良在东北问题上最大的失误,甚至超过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看日本史料,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内部有强硬派,也有对东北军颇为忌惮的保守派,即便是军中,权力最高的参谋本部也倾向保守的。分析一下,九一八以后,其实局面并不是完全不可控制,完整的黑省还在马占山手中(锦州失守时,马虽然已经放弃齐齐哈尔,依然在海伦重建黑省政府,顽强抵抗),吉林虽然熙洽投降了,但是丁超等部依然相当有力量,特别是东北军主力还在辽南的锦州,辽左一带反日运动蜂起,即…
按照条约,旅大的租借即将在1932年到达租期,预料国民政府不会同意继续租借,是其中一部分日本军政人士支持关东军发动事变的理由,然而,对于吞并整个东北,日本方面内部意见并不一致。然而,反对的声音到了一九三二年就烟消云散,主张和解的外相币原重喜郎辞职,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关东军进展太顺利了,“胜利者是不受责备的”。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结局,令人难以置信,日本方面大喜过望,即便日军自己,也认为锦州非经过一场血战不能取得,并集结了战车部队,准备应付张的反击。锦州撤退的时候,蒋介石已经下野,孙科等国民党中央巨头虽然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张学良的作战,但至少是希望他进行抵抗的,把责任推给国民党未免牵强,锦州的弃守,应该是张自己的决定。
即便关东军内部,对事件的未来,也是意见分歧。因为支持关东军行动的势力中,颇有一部分的目的和占领整个东北三省并不一致,旅大租借问题是他们的出发点。张学良在前一年对苏发动中东路事变,试图收回中东路路权,让日本朝野颇为震动,当时日本所强占的“关东州”,也就是旅大,是日本在东北地区的最重要据点。
对张学良来说,我想此后几十年,他想到这个决定,也会感到痛切吧。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能回到那片叫作东北的土地。
劫果是关东军直到1932年新年,始终没有与张学良部发生地面冲突。可见,关东军当时的局面也十分艰难,其在东北总兵力只有关东军一万余,朝鲜军违令增援的三万余,前有张学良,后有马占山,还要担心苏联乘机染指,其内部也相当的不安。
锦州之战,只要张学良摆个抵抗的架子,关东军就内外交困。外,锦州并不是很好打的,马占山一万多人给日本人造成的麻烦已经够大,如果张学良近二十万军队在锦州和关东军打起来,可不是那样容易拿下来的;同时,关东军自己是在违背命令的情况下进军,这种情况下,要想打下去,只有不断的胜利,否则只要有失败,就不可避免内部的分裂。
1937年8月13日,日寇占领北平天津又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的入侵,扬言三个月灭掉中国
首先,日军得以全力向北,马占山为主的黑省既失去精神上的支持,又失去辽宁方面军事呼应的可能,成了地地道道的孤军,终于被日军击破,东三省彻底落入日军手中。东北各地自发的抵抗力量失去了政府的有效协调和指挥(也失去了对于政府的信任),明眼人一看可知已经难免各个击破的命运。
东北的问题,不能怪蒋介石!1932年1月3日,日军未发一枪,占领九一八之后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和辽宁省政府所在地锦州,张学良部不战撤入关内,窃以为,这是张学良在东北问题上最大的失误,甚至超过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
事实上关东军也始终没有真从地面去打锦州的张学良,只是派飞机轰炸而已,说明它的顾虑也是很深重的。但是张学良居然一枪不发从锦州撤退了。张学良在日军压力面前,渐渐承受不住,终于借口等待调停,发表声明,撤出锦州,并在一月二日完成撤军,日军于一月三日占领锦州,兵不血刃。
[抗日战争日寇欠我们多少人]
蔡雄飞因任伪职时未与阎锡山合作,于抗战胜利后被逮捕枪决。5、1939年秋军统忠义救国军第8支队支队长丁锡山率部于淞沪地区投敌。1940年所部被汪伪国民政府改编为暂编第13师,师长丁锡山。
刘夷被国民政府逮捕,经刘峙说情获释移居香港,后返回江西定居。4、1939年春第19军68师副师长蔡雄飞和团长汤家谟于山西离石被俘投敌。蔡雄飞为东北人,早年服务于东北军,长城抗战后随68师转入晋绥军。
下辖两个师又一个炮兵队。伪蒙疆政府成立后所部改编为伪蒙疆军第1军,李守信任伪蒙疆军总司令兼第1军军长。伪蒙疆军总司令部下辖九个师又一个炮兵团、一个直属炮兵队、宪兵队。实际兵力约五、六千人。
所部除炮兵外,全部为骑兵。该总司令部驻绥远。1939年9月1日所辖之第1军第1、2、3师被改编为靖安警备军(武装警察),所辖部队缩减为六个师。1944年秋所改编的靖安警备军又恢复原建制。
毕泽宇原为第69军参议,后与高树勋联合将准备投日的军长石友三活埋,得以升任军长。所部被日伪改编为暂编第31师,师长文大可。1943年4月23日该师被改编为山东保安队。1945年11月为国民政府徐州绥靖公署收编。
白凤翔原为东北军骑兵第6师师长,西安事变后拟升任军长,因张学良南京被扣调任马占山东北挺进军高参。所部被改编为伪骑兵第6师,师长白凤翔。到1938年白凤翔又相继收编傅作义所部投敌官兵千余,乃受命成立伪东亚同盟救国军总司令部,白凤翔任总司令。
1943年12月24日被撤消番号,所部编入第5集团军序列。其中又有第24、25、26师三个师于1944年11月调隶第2方面军序列。李长江被调任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抗战胜利后寓居上海。
下辖三个师,师长由陈秉义、乌青云/王万抚、常志义分任。驻包头。兵力约四千人。1940年3月该部又在绥远五原遭受傅作义部重创,从此一蹶不振。1945年10月该部为傅作义收编为骑兵第1集团军,王英任总司令。
附:第2集团军序列总司令杨仲华副总司令、参谋长不详暂编第32师师长徐绍南暂编第33师师长孙建炎暂编第34师师长陈同独立旅旅长田铁夫(后扩编为暂编第35师)12、1941年8月第173师518团团长刘子清率部于皖北投敌。
刘昌义出身西北军,曾任东北抗联第3师师长,后赴河南组织游击队**。1941年5月第6集团军独立第3旅旅长谭松艇率部投敌。1941年6月3日上述两部被日伪改编为豫北绥靖司令部,司令刘昌义。
1941年5月26日该师编入暂编第2军序列。1943年1月该师改编为浙江保安队。5月反正,继续**。丁锡山下落不详。6、1940年初第1战区豫北游击队总指挥刘昌义率部投敌。
1948年初又为汤恩伯缩编为暂编第25师(师长孙玉田,副师长王清瀚),所辖第12、13旅由正副师长兼任。是年秋,该师又扩编为第107军,下辖王清瀚第260师、孙玉田第261师。该军最终在淮海战场向解放军投诚(其中第260师为起义部队)。
1945年11月该部为国民政府徐州绥靖公署收编。刘昌义后任国民政府集团军副总司令、绥靖区司令官、淞沪警备副司令。1949年率领第51军残部起义。1981年被授予起义证书。7、1940年春东北挺进军高参白凤翔于绥西率所部千余人投敌。
刘夷为黄埔二期生、刘峙之侄。投敌后任汪伪军官训练团团长、军事参议院参议。1942年成立汪伪中央警备军后任命刘夷为独立警备旅旅长。所部负责南京卫戍任务,装备为汪伪军之最。1945年10月该旅被国民政府编入第74军。
附:第2方面军序列总司令孙良诚副总司令张维玺(1943年2月任命,1944年8月张病逝,该职空缺)参谋长甄纪印(1943年9月于濮阳被8路军俘虏)/谷大江直属第37师师长孙玉田第4军军长赵云祥第38师师长潘自明第39师师长戴心宽第5军军长王清瀚第40师师长王和民第41师师长宋荣馨第9军军长孙良诚(兼)(该部原为汪伪第1集团军,1944年11月调隶第2方面军,详见李长江部)第24师师长颜秀五第25师师长秦庆霖第26师师长陈才福。
牢记这些汉奸-国军投降日军概述(ZT)注:以下所述部队皆为笔者目前所能查到之资料,按投敌时间顺序排列。如有知悉其他投敌部队的朋友,欢迎补充。个人投敌未拉起部队者本文不列入。1、1933年春东北军骑兵第17旅旅长李守信于绥远林西率部投靠日军。
7月26日改编为山西剿***)。所部被日方改编为山西剿***,司令赵瑞。下辖第1师(师长赵瑞兼任,副师长段炳昌)、第2师(师长杨诚兼任,副师长何?j)。其中第1师师长后易为李宝森。该部司令部驻太原,第1师驻山西武乡,第2师驻山西崞县。
1956年12月30日病逝。附:第1集团军序列总司令李长江副总司令颜秀五(1941年7月21日任命)参谋长郝鹏举(1941年8月1日任命)/朱郙(1942年2月13日接任)暂编第24师师长颜秀五(兼)暂编第25师师长秦庆霖暂编第26师师长陈才福暂编第27师师长何林春暂编第37师师长丁聚堂(该师为暂编第10旅扩编)暂编第11旅旅长孙瑞五9、1941年春军统忠义救国军一部由蔡鑫元率领在江苏泰兴投敌。
所部被汪伪国民政府改编为暂编和平建国军第7路,司令蔡鑫元。11月该部改称暂编第19师,师长蔡鑫元。1944年1月26日该部被改编为苏北屯垦警备队。10、1941年4月第33师副师长兼团长潘干丞、鲁苏战区独立团团长刘湘图于苏北率部投敌。
所部下落不详。11、1941年6月21日江苏省保安第8旅旅长杨仲华于苏北率部投敌。该部原为地方武装,抗战爆发后改编为保安旅。所部被汪伪国民政府改编为苏皖绥靖总司令部,总司令杨仲华。
1945年10月该部为国民政府收编为新编第10路军,总司令李守信。李守信后与德王依靠旧部另组西蒙自治政府,任蒙古军副总司令。1949年潜逃蒙古人民共和国后被逮捕引渡回国。1964年12月被特赦释放。
所部分别被汪伪国民政府改编为暂编第28师和暂编第22师,师长由潘干丞、刘湘图分任。这两个师分驻江苏高邮、宝应、兴化地区,直属苏北行营。其中暂编第28师于1943年9月改归伪淮海省节制。
孙良诚于1950年在上海被捕,1951年病逝于苏州监狱。
牢记这些汉奸-国军投降日军概述(ZT)注:以下所述部队皆为笔者目前所能查到之资料,按投敌时间顺序排列。如有知悉其他投敌部队的朋友,欢迎补充。个人投敌未拉起部队者本文不列入。1、1933年春东北军骑兵第17旅旅长李守信于绥远林西率部投靠日军。李守信原为热河土匪,东北易帜时投靠东北军,被委任为骑兵第17旅34团团长。1933年升任旅长不久后即投靠日军。被日方委任为经林留守司令。9月又改编为察东警备军,与察哈尔**同盟军作战,司令官李守信。下辖两个师又一个炮兵队。伪蒙疆政府成立后所部改编为伪蒙疆军第1军,李守信任伪蒙疆军总司令兼第1军军长。伪蒙疆军总司令部下辖…
该部下辖三个师又一个独立旅。1942年2月18日改编为第2集团军,总司令杨仲华,编制未变。该部驻江苏东台、盐城、如皋、南通地区。兵力约一万人。1942年10月14日因日方怀疑杨仲华暗中通“敌”(重庆国民政府)被扣押,集团军番号撤消所属各师直属苏北行营,1943年12月22日又编入第5集团军。
毕泽宇投敌后任汪伪军事委员会参议。抗战胜利后曾任哈尔滨市市长。1949年逃台。1968年1月8日病逝。14、1942年7月26日骑兵第1军代理军长兼骑兵第1师师长赵瑞、副师长段炳昌、骑兵第4师师长杨诚、副师长何?j于山西净化率领所部投敌(据赵瑞回忆,所部于1942年7月14日在山西净化遭日军围击,损失一部,后奉阎锡山命率领所部开赴太原受日军改编。
所部扩编为骑兵第3、4、5、6师。兵力约二千人。驻绥远固阳。1942年白凤翔又拟率部反正,事为日方知悉,乃将白毒杀。所部或解散、或分割使用。8、1941年2月13日鲁苏皖边区游击纵队副总指挥兼第1路游击总指挥李长江于苏北率领所部8个支队投敌。
太原解放前夕,该部起义。15、1942年4月22日冀察战区副总司令兼游击总指挥、39集团军副总司令孙良诚于山东定陶、荷泽地区率所部陈光然暂编第28师、赵云祥暂编第30师、王清瀚独立第4旅、黄贞泰新编第13旅、郭俊峰特务旅、于飞第4游击纵队投敌(其中独立第4旅段海洲、孙兴斋两个团、于飞第4游击纵队在冀察战区副总司令部参谋长傅二虞的率领下继续**)。
八年艰苦的抗战中,中国军队正面战场伤亡情况:阵亡将士:一百三十余万人;负伤:一百七十余万人;人民伤亡:一千八百余万人。
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珏上将;第9军军长:郝梦龄将军;第29军军长:陈安宝中将;第42军军长:冯安邦中将;第3军军长:唐淮源中将;第98军军长:武士敏中将;第79军军长:王甲本中将;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将军;第2军副军长:郑作民中将;第五战区第2路游击司令,刘震东中将;苏鲁战区第1路游击司令:马玉仁中将;苏鲁战区政治部主任:周复中将;第21军154师师长:饶国华将军;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少将;第44军150师师长:许国璋将军;第84军137师师长:钟毅中将;第5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第3军12师师长:寸性奇中将;……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写道,“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在战争中伤亡达2000余万人(包括我军和国民党军的伤亡)”。
旋又改编为骑兵第14纵队,王英任纵队长。王英后任北平行营高参、剿***总司令。于1950年被逮捕,1951年1月死于镇反。3、1938年国民党中央党务训练团军训处长刘夷被俘投敌。
所部被改编为护国救民独立师,师长刘子清。驻安徽无为。兵力约二千人。其余情况不详。13、1941年11月第69军军长毕泽宇于山东韩城率领所部文大可教导师投敌。
李守信原为热河土匪,东北易帜时投靠东北军,被委任为骑兵第17旅34团团长。1933年升任旅长不久后即投靠日军。被日方委任为经林留守司令。9月又改编为察东警备军,与察哈尔**同盟军作战,司令官李守信。
2、1935年绥远义勇军司令王英投敌。王英为绥西土匪,长期盘踞绥远。后任东北军之师长、察北游击司令。王英投敌后于张家口召集旧部,编成五个旅。日方授予大汉义军称号。
日方将该部俘虏编组为兴亚皇军,蔡雄飞、汤家谟分任正副司令。下辖两个纵队。兵力500人。所部后改编为日伪河东道保安队,指挥官蔡雄飞、副指挥汤家谟。兵力约三千人。该部驻山西赵城。1945年7月所部为阎锡山收编为新编第2师,师长汤家谟。
1936年11月该部进攻绥远傅作义第35军,结果为傅作义大败,所部五个旅有四个旅反正。王英逃亡天津。1937年日方又委王英为绥西自治委员会委员长,王又召集所余残部及地方反动武装。该部于1939年改编为绥西自治联军,总司令王英。
该部原为地方武装,抗战爆发后改编为游击纵队。所部被汪伪国民政府改编为第1集团军,总司令李长江。该部下辖四个师两个旅又一个独立团。驻江苏泰州、江都、靖江地区。兵力约12000人。1942年4月15日该部改编为五师一旅制。
下辖暂编第21师,师长刘昌义(兼)。9月刘昌义反正,反正部队被国民政府扩编为暂编第15军,军长刘昌义。所留部队保留番号,以师参谋长陈玉瑄代理。1942年5月11日实任师长。1943年4月23日该师被改编为地方保安队。
兵力约五千人。1945年7月该部为阎锡山收编为新编第1军(军长赵瑞)、新编第2军(军长杨诚)、新编第4师(师长段炳昌)、新编第5师(师长何?j)。10月所部皆改为省防军。后又并编为第8总队,赵瑞任总队长。
1970年病逝。附:伪蒙疆军序列总司令李守信第1军军长李守信(兼)直属炮兵队队长丁其昌第1师师长刘继广第2师师长尹宝山第3师师长王振华第4师师长宝贵廷第2军军长德王(兼)第5师师长依恒额第6师师长宝彦图/乌云飞第7师师长穆克登宝第8师师长包悦卿警卫师(第9师)师长雄诺敦都布/包海明炮兵团团长王云五宪兵队队长刘建华注:以上所述各师实际兵力皆不到一千人。
投敌兵力约3万人。其中暂编30师、独立第4旅、新编第13旅为69军2个团扩编,第4游击纵队为地方武装组建,暂编第28师为181师一部扩编。所部为汪伪国民政府授予第2方面军番号,赵云祥暂编第30师扩编为第2方面军第4军,王清瀚独立第4旅扩编为第2方面军第5军。
该部驻河南东明、考城。1944年11月该部调驻江苏扬州、泰州。1945年10月该部为国民政府收编为新编第2路军,总司令孙良诚,下辖第2纵队(辖赵云祥第4总队、王清瀚第5总队)。11月该部第4总队由赵云祥率领参加新4军,余部遭受重创,被缩编为第5纵队。
[日寇从什么时候开始侵略中国的?]
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约2万中国妇女遭到日军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有后世日本历史学家曾经怀疑中国方面所声称的三十万被杀平民,实际上包括了这批在南京以外被杀的华东人口。
烬灭作战是一种暴力政策,以中国华北为中心,而主要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八路军游击队所作的根据地根除作战,具体指战争中对平民及非武装人员实施杀光、烧光和抢光的政策,常见于战争状态下的国度。所谓“杀”,即是指将邻国的任何人类大肆屠杀;而“烧”,即是指将建筑物烧毁,藉糟蹋建筑物的价值以削弱邻国的经济产业力量(邻国必须消耗时间及资金以作重建、抑或完全放弃建筑物遗迹,造成土地的虚耗);而“抢”,即是指直接掠夺邻国的财物以重创邻国的经济,造成经济上的困境。
1南京大屠杀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开始好转。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约2万中国妇女遭到日军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有后世日本历史学家曾经怀疑中国方面所声称的三十万被杀平民,实际上包括了这批在南京以外被杀的华东人口。然而,中国历史学家反称,若连华东地区被杀人口也计算在内的话,总数可能会高达一百万人。…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逃亡外地的三灶岛民陆续返回岛屿,并收拾死难同胞的尸骸,投入乱葬岗内。1948年由当地华侨和港澳同胞筹款修建了万人坟。
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平房区,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超过3000名中国人、朝鲜人和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死亡3。慰安妇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征召的随军妓女(在日本国内是自愿和有偿的),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后来在二战中演变成在占领区强征民间妇女充当军妓的制度。
1937年以后,大部分被“自愿”和“有偿的”或强迫的“慰安妇”来自日本(包括日治台湾、朝鲜半岛),中国,也有部分东南亚,荷兰女性。在这一制度下,东亚有数十万妇女被日军征召为军妓。朝鲜中央通讯社主张朝鲜人的“慰安妇”有14万人,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也主张中国妇女沦为“慰安妇”的有二十万人,但两者都数据来源不明。
1南京大屠杀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开始好转。
据不完全统计,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重庆死于轰炸者10,000以上,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份繁华地区被破坏。6。
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曾经沦为慰安妇的各国妇女达40万,甚至更多4。三光政策日本帝国陆军,特别是华北方面军(北支那方面军)所行的烬灭作戦(或称烬灭扫讨作戦)在中文中的称呼,最早见于1941年刊行的解放日报。
三灶岛万人坟1938年农历正月十七,日军6000多人在今日珠海市三灶岛莲塘湾登陆,随即在三灶岛进行大屠杀行动,2891名村民被杀害,另外有3500多人饿死。日军在这里还将由朝鲜、台湾和横琴等地抓来建飞机场的3000多名民工秘密杀害。
在此三字再各自加上“光”字作为后缀,即是在这般的行为基础之上再次强调“直到穷尽”的条件。5。重庆大轰炸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由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
1931年9月18日,即\”918事变\”
然而,中国历史学家反称,若连华东地区被杀人口也计算在内的话,总数可能会高达一百万人。2731细菌部队731部队在官方文书上的伪装为关东军第659部队(防疫给水部)下之第731防疫饮水净化部队,实际隶属于日本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研究内容除了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以外,更多时候是使用活体人类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